• “变废为宝”的生物柴油缘何陷绝境?
  •   来源:中国能源报
  • 2016-09-06
综合效益突出且被各方寄予厚望的生物柴油产业,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发展困境。
 
生物柴油是以“地沟油”等废弃油脂和油料作物为原料生产的可再生液体燃料,具有十六烷值高、无毒、低硫、可降解、无芳烃等特点,可与石化柴油混配使用或直接替代,是典型的绿色环保可再生能源。因此,世界各国纷纷将生物柴油作为新能源发展的重要方向之一。
 
在我国,发展生物柴油更有“一石二鸟”的特殊价值。因“地沟油”能够成为制取生物柴油的原料,处理得当可有效治理“地沟油”重返餐桌的顽疾。有鉴于此,从中央高层决策者到现行法律政策文件,都对生物柴油持积极态度,明确鼓励其发展。
 
我国生物柴油产业自2004年起驶入发展快车道,巅峰产能达350万吨/年。但据《中国能源报》记者走访调查,因销售阻碍重重,当前,近九成生物柴油生产企业正在或濒临停产、倒闭,实际年产量不足60万吨。与之相对应的是,我国每年产生的“地沟油”及其他废弃油脂原料资源量共计超过1000万吨。为什么一个潜力无限且理应大发展的产业会变得如此惨淡?
 
失控的“地沟油”
 
2014年初,民营生物柴油生产企业云南盈鼎生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云南盈鼎”)一纸诉状将中石化及中石化销售云南分公司告上法庭,起因是后者拒绝交易前者用“地沟油”生产的生物柴油。消息一经传出即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这桩持续了近三年却仍未结案的“石油反垄断第一案”清晰地折射出当前我国生物柴油窘迫的发展现状。
 
生物柴油发展遇阻的同时,其生产原料“地沟油”则同步呈现出愈发失控的状态。
 
据估计,我国每年产生的“地沟油”约400万吨,其他废弃油脂约680万吨。中国石化联合会的调研报告显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地沟油”收集利用量约为240—300万吨/年,其中只有约70万吨用于生产生物柴油(平均1.2吨地沟油可生产1吨生物柴油),还有一部分用于皮革加工与日化洗涤等行业,其余流向不明。
 
由于“地沟油”跨省流通频繁,难以监管,“地沟油”生产食用油、“泔水油”生产饲料油等违法行为屡禁不止,近年来相关案例屡见报端,由此引致的健康安全隐患问题更已经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话题。
 
就在已引起中央高层关注、经云南高院二审的“石油反垄断第一案”仍无定论、且目前看来距离结案遥遥无期的同时,由于大量企业被迫停产,一度冲至350万吨/年的生物柴油产能,现产量已滑至不足60万吨/年。在此期间,无人知晓那些曾经被“烧”掉的“地沟油”有多少回流到了餐桌。
 
生物柴油:“地沟油”克星
 
“寻求有效治理‘地沟油’重返餐桌顽疾的途径是当下中央及各地政府主管部门迫在眉睫需要推进的工作。国务院副总理马凯近期针对生物柴油连续作了三次重要批示,足见中央层面之高度重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法律与治理研究室副主任吴平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说。
 
经过一系列调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中国石化联合会在其分别提交至国务院的报告中一致对生物柴油的前景给予了明确肯定,强调我国应一如既往大力推进生物柴油产业发展。
 
据记者了解,马凯副总理在其批示文件中亦明确表示,“利用‘地沟油’生产生物柴油意义重大,应支持生物柴油产业发展”。
 
中国石化联合会产业发展部产业研究处处长朱建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生物柴油可与石化柴油以任意比例混合使用,可实现“地沟油”等废弃油脂集中、规模化利用,是杜绝“地沟油”重返餐桌,并将其“变废为宝”的最佳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生物柴油的附加值并不止于此。
 
据环保部研究报告,当前,柴油车虽仅占汽车保有量的14.1%,其NOX与颗粒物的排放却占机动车总排放量的69.2%和99%以上。解决柴油车的污染排放问题也已成当务之急。
 
因生物柴油环保性能要优于石化柴油。“从长远角度看,规模化推广生物柴油,通过种植油料作物保证生物柴油原料持续稳定供应,对于提高可再生能源使用比例、治理大气污染等均具有重要意义。” 吴平说。
 
困境:合法产品非法卖 ,优质产品低价卖
 
从记者多方掌握的信息看,当前在得到高层关注支持、现行政策法律文件齐备、地方政府响应积极、生物柴油技术条件成熟的背景下,我国已具备加快生物柴油推广应用的基础条件。
 
有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柴油消费量达到2.04亿吨,2020年预计将达到2.21亿吨。国家生物柴油产业联盟理事长、云南盈鼎董事长吕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如果只按2%的比例将生物柴油掺混到石化柴油中销售,就足以消化掉当前的生物柴油产能。
 
但值得注意的是,近两年来,由于国内柴油市场供过于求,加之石油销售企业对生物柴油认识有限,虽有法律政策明文“保驾护航”,生物柴油依法顺利进入石油销售系统依然困难重重。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上述报告指出,虽然我国现行《可再生能源法》及其他文件均对生物柴油掺混石化柴油销售作出了相关规定,但现行政策并没有强制性推行的明确规定与相关约束机制,也没有可操作性的措施,致使《生物柴油调和燃料(B5)国家标准》与《柴油机燃料调合用生物柴油(BD100) 国家标准》均流于形式。近年来,各地政府积极推进的试点,亦因无力协调成品油销售企业接纳生物柴油而“无疾而终”。
 
典型如云南,2012年,该省政府出台了《关于做好地沟油制生物柴油工作的指导意见》(云政办发【2012】46号文件),提出将昆明市确定为该省“地沟油”制生物柴油应用示范城市,并将该项工作列入该州(市)、县(市、区)长岗位目标责任制,纳入政绩考核体系,同时做出一系列促进生物柴油“消纳”的制度安排。该意见是目前国内最早、最全面的“地沟油”制生物柴油产业发展指导意见,但因无法协调央企成品油销售企业,虽已出台近5年,至今仍未落实。
 
我国生物柴油企业生产规模普遍偏小,依据现行相关管理规定很难取得成品油批发、零售资质,业内甚至流传着“拿资质需要盖180个章”的说法,此外还需巨额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在此背景下,“合法产品非法卖”、“优质产品低价卖”成为当前生物柴油贸易的扭曲写照。
 
长期研究关注生物柴油产业并参与上述调研的中国石化联合会产业发展部李顶杰指出,前两年油价高企时,生物柴油也经历过惜售的“赚大钱”时期。现如今,油价长期低位运行,石油销售企业疲于应对劣质油市场冲击,拼命保住自身石化油品市场占有率已属不易。“在这种情况下,生物柴油企业普遍陷入严重亏损,甚至被迫停产、倒闭,不足为怪。”
 
破局:政府主导,封闭试点
 
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一致认为,借力现有庞大的成品油销售系统,是打通生物柴油销路的最现实可行、最便捷之路。
 
从国外发展经验看,联合国粮农组织报告显示,2015年全球(主要集中在美洲和欧洲)生物柴油产量已达近2700万吨,预计2025年将达3360万吨,生产原料主要以油林作物为主。强制掺混正是各国推动生物柴油产业发展的主要手段。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调研报告显示,截至目前,生物燃料强制掺混规定已在30多个国家推行,各国普遍要求石化柴油必须掺混一定比例的生物柴油方可销售。
 
“保证餐桌安全、防治大气污染不能单纯依靠市场化推动。我国生物柴油要实现‘合法产品合法卖’,必须要借鉴国外经验,建立国家层面的协调机制,并给予适当政策倾斜,强制强力推动。”吕勃强调。
 
受访专家一致建议尽快设立生物柴油推广应用封闭示范区,选择局部地区强制推动,不失为务实解决之道。
 
在吴平看来,云南、河南、山东和重庆等地均具备发展生物柴油产业的基础条件,可作为试点推动。“如云南可发挥大规模种植油林作物的优势,同时还可利用中缅管道和中石油云南炼厂的资源条件;河南可利用乙醇汽油封闭推广的成功经验和生物柴油的产业基础;山东可发挥现有石化炼厂等优势;重庆船用油消费量大,可发挥火锅油丰富易得的优势,从源头保护长江流域的生态环境。”
 
“‘地沟油’重返餐桌涉及民生,生物柴油作为有效解决之道首先应强调其民生价值,而不应单纯将其视为普通的经济问题,石油石化央企更应从承担社会责任的角度出发,从树立央企形象的立场出发,尽快消除顾虑、统一认识,发挥带头表率作用,正确引导并积极主动参与推进生物柴油产业发展。”全国人大环姿委原调研室主任、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徐晓东说。
 
不仅如此,我国消费者节能减排意识低,又无减排硬性压力,虽然我国成品油升级步伐加快,但消费者却因价格高不愿选择使用高标石化油,导致石油央企斥巨资升级改造生产的高标油“难入市”且短期很难解决。在吕勃看来,央企积极推动生物柴油封闭试点更有助于石化高标柴油逐步被市场接受,从而解决劣质油退市难题,同时也更利于政府监管,可谓“一箭多雕”。
 
“要搬掉劣质低品油不退市这个障碍,就必须走一条政府强制、央企主导、‘国’‘民’合作之路,在示范区内实施高标油中强制掺混使用合格达标的生物柴油,以达到油品升级和排放达标要求。”吕勃认为。
 
朱建军还特别指出,政府应加强对“地沟油”的流向监管,彻底切断“地沟油”回流餐桌的渠道。“受生活习惯影响,各地‘地沟油’原料量基本稳定,只要流向监管到位,原料价格也能降下来,这样可大大提升生物柴油产业经济性。”
 
评论: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

■方彦
“地沟油”长期以来一直是全国难以根治的顽疾。实际上,“地沟油”完全可以变废为宝、变害为宝,将其制成生物柴油便是公认的最佳途径。
 
不仅如此,生物柴油因其优越的可再生、清洁和安全三大优势受到世界各国的重视,从而得到大力发展。从目前全球生物柴油已形成的近2700万吨/年产能、连续10余年 26.5%的产能年均增长率上就可见其一斑。
 
在笔者的调研采访中,普遍观点认为,在中国,大力发展生物柴油产业更有多重意义。不仅可有效解决当前饱受争议又难于监管的“地沟油”回流餐桌问题,还可有效解决石化低品劣质油“退市难”问题,促进高标油“入市”,对我国大气污染防治、优化能源结构等也具有重要意义。
 
事实上,当前,无论解决“地沟油”回流餐桌问题,还是治理大气污染,均已成为各级政府需要着力解决的重要民生问题。从这个角度出发,大力发展生物柴油产业之重要性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这也决定了生物柴油产业发展不能单纯依靠市场化驱动,不能将其简单视为普通的经济问题。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当前,占据“绿色发展”道德高地的生物柴油产业,在全世界发展势头强劲,有调研数据显示,预计2025年,世界生物柴油总产能将达到3360万吨。近年来,全球30多个国家的成功经验表明:生物柴油产业之所以能快速发展,离不开各国政府的大力支持。其中,强制掺混与必要的财税支持,是必不可少的重要推动力。
 
各国不仅使用生物柴油调和油作为主流减排手段,且普遍要求禁止未掺混生物柴油的石化柴油进入市场。
 
如美国规定普通柴油中的生物柴油掺入比例为10-20%,对生物柴油采取补贴和税收鼓励政策,税率为零;法国确定2015年生物燃料占燃料总销量的目标为10%;巴西要求2014年所有出售柴油中至少添加7%的生物柴油,并计划在接下来的3年内逐步提升至10%;保加利亚目前强制推行的生物柴油掺入比例为8%,并计划到2020年达到10%;韩国目前生物柴油添加比例为2.5%,且对生物柴油生产实行免税政策;马来西亚从2012年开始强制推行B5生物柴油,目前掺混比例为7%,并计划提高到10%;印度尼西亚正在逐步实施15%的生物柴油混配比率,并计划提高到20%。此外,欧盟为每升生物柴油提供0.39欧元的消费补贴,其中,意大利、西班牙、瑞典等国则完全取消了生物柴油消费税……等等,笔者无需一一赘述。
 
如前所述,发展生物柴油产业之首要意义是其可使我国每年400多万吨的“地沟油”和约700万吨的废弃油脂得到有效利用。而如果通过大力发展生物柴油产业可以让老百姓的“餐桌”更安全,又能帮助企业树立绿色环保的负责任形象,对企业而言,大力投资发展“生物柴油”何乐而不为?
 
如专家所言,无论从治理“地沟油”角度出发,还是从治理雾霾角度出发,国家都应加大对生物柴油产业的扶持力度。只要政策法规执行到位、措施得当,生物柴油产业便会摆脱当前的发展掣肘,如同几年前的“生物柴油热”一样再次焕发生机活力。
 
针对生物柴油产业目前面临的困境,如专家建议,出台国家层面的强制性掺混政策及财税支持政策,“尽快从点突破,选取条件成熟的云南、河南、山东、重庆等地进行试点并设立生物柴油推广应用封闭示范区”已成当务之急。
 
作为绿色环保、清洁低碳的可再生燃料,生物柴油产业的健康发展被一致视为利国利民之事。有理由相信,只要敢于打破禁区,既能从全民健康的大局着想,又能从示范区建设小处着手,“他山之石”的成功经验,必然会推动中国生物柴油产业走出当前困境。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 推荐阅读
  • 空调异味多 因霉菌滋...
  •   空调异味是我们经常碰到的一件事情,尤其当中央空调沉睡了一个季节的时候,当自己第一次使用空调时,这时候往往就会闻到一股
  • 发稿时间:
  • 怎样克服超低温制热...
  •   日前,大连大开通机电设备有限公司负责大连轻轨中央空调工程项目的樊经理表示:过不了多长时间,大连市民就可以乘坐轻轨前往
  • 发稿时间:
  • 研究智能控制系统节...
  •   在我国,商用大厦在通风空调系统中的能源消耗占据了整个能耗的56%,水泵耗电量为24%。在传统设计中,为了保证商用建筑制冷和
  • 发稿时间:
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倘若您发现本站有侵权或不当信息,请与本站联系,经本站核实后将尽快修正!